星夜離別

星夜離別

作者
施團長,陳小島
典藏者
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
※出品公司、發行公司以及工作人員主要參考《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》。
※根據1969年報載,南北公司開拍一部由流行歌曲改編的「星夜離別」,由邵羅輝導演,石軍、高敏玲、鄭燕儒、鄭小芬等合演。但因與新高公司由施團長導演,劉福助、柳青、黃俊主演的作品同名,因此改片名為「像霧又像花」。

【劇情大綱】
福助回家看到美櫻睡在他的床上而且穿著暴露,莫可奈何只好轉身離房。

林大明回家看到妹妹美櫻和一票人開趴狂歡的殘餘,氣得動手打人,福助聽見吵鬧聲下樓助陣,場面一片混亂直到林爸爸回來趕走眾人。林父感嘆妻子早逝,家裡無人管教,導致兄妹二人行為放蕩,他希望兒子來公司上班,大明埋怨公司有福助幫忙,何需有他。林父轉而詢問美櫻近來放蕩原因,美櫻不答只叫爸爸去問福助,隔天林父在公司詢問福助,要他協助美櫻改頭換面,福助十分為難。

小萍和福助約見面,林家司機空仔聽到,開玩笑他們是愛人,福助否認,表示只是同鄉宛如兄妹。當小萍告訴福助歌廳經理對她懷有色心,她想辭職結婚並暗示福助時,福助只提醒她仔細考慮終身大事。晚上空仔和福助甩開美櫻糾纏,一起去歌廳聽小萍演唱,結束後再送她回家,同為聽眾的大明目睹得知兩人熟識。福助回到家發現美櫻又睡在他的床上,他要扶她回房,反被她強吻。福助不領情,美櫻惱羞成怒,責怪他害她行為放蕩。她到夜店和陌生男子跳舞,陌生男子將她帶離場要騷擾她,但被大明遇見趕走他們,救了妹妹。回家後林父生氣質問美櫻的行為,但仍然得不到答案;另方面大明答應父親去公司學習。

大明請福助介紹小萍認識,並對小萍展開熱烈追求。他約小萍到碧潭玩,眼見天色似乎要下雨,帶她到旅館房間,小萍感到不安,趁大明不在時先行離開。大明回來不見小萍人影,出去找反倒發現美櫻和朋友在湖邊戲水,便拉她回家。後來,大明逼問福助感情,福助堅持兩人如親兄妹,大明便搶先表白要福助助他一臂之力。他向父親表示成家和認真工作的決心,林父原本礙於小萍是歌手不答應,直到福助再三保證小萍人品才點頭,並要福助促成大明和小萍婚事。福助雖然察覺對小萍的愛,但為了報答林父多年養育之恩,只能勉為其難答應。福助約小萍出來,小萍原以為福助要表白,沒想到竟然是要將她和大明送作堆,一片真情付流水,她難過的揚言斷絕友情,調頭離開。回到家後,歌廳經理擅自闖入小萍房間要非禮她,幸好大明來訪趕走經理,小萍也因此投入大明懷抱。洞房花燭夜,福助的心情有如窗外狂風暴雨,他忍痛割愛、藉酒澆愁,最後醉倒街頭由空仔扶他回家。

婚後一年多,大明認真工作,家庭美滿,然而好景不常,王醫師診斷大明因為過去縱慾過度影響身體,難以生育。大明十分絕望,自暴自棄重返酒家,讓小萍獨守空閨。小萍一直埋怨福助,福助難以忍受,和林父提議出國進修建築,林父贊同,但希望福助可以和美櫻結婚再出國。小萍有天遇到空仔,才理解福助犧牲愛情的用心,便主動去找福助道歉,兩人和好。美櫻目睹小萍離開福助房間,急著上樓審問,當她得知福助愛著小萍,傷心的跑到酒店喝個爛醉。小萍懷孕帶給大明重新振作的力量,但隔天小萍上樓時摔倒撞到肚子,福助聽說小萍懷孕家中又沒人,於是自告奮勇帶她去看醫生,兩人出門的模樣被美櫻瞧見,當大明找不到小萍人影時,美櫻便誣蔑小萍和福助有染,還暗示小萍懷著福助的孩子。大明信以為真,在家喝悶酒,等到兩人回來,不聽解釋就動粗,甚至拿出獵鎗威脅,小萍為了阻止福助和大明反而中鎗。

小萍被送到醫院療養,所幸無大礙。林父準備出面協調,這時有兩名男子持美櫻的私密照勒索他,他用錢解決後,拿著照片訓斥美櫻,美櫻仍不願鬆口放蕩原因,亦不知悔改,林父氣急攻心突然間昏倒,美櫻才真心悔悟,向父親坦白所有放蕩行為只是為了刺激福助理她,站在門後的福助聽見原委,也認為自己要對美櫻負責。王醫師診斷完林父後,向大明保證小萍懷的是大明孩子,於是大明請求小萍原諒,兩人重修舊好。如今美櫻改過向善,福助和大明澄清誤會,林父要將公司交給大明管理,大家祝福福助出國順遂。

詳細資料

主要名稱
星夜離別
其他名稱
其他名稱: 
典藏者
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
內容描述

※出品公司、發行公司以及工作人員主要參考《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》。
※根據1969年報載,南北公司開拍一部由流行歌曲改編的「星夜離別」,由邵羅輝導演,石軍、高敏玲、鄭燕儒、鄭小芬等合演。但因與新高公司由施團長導演,劉福助、柳青、黃俊主演的作品同名,因此改片名為「像霧又像花」。

【劇情大綱】
福助回家看到美櫻睡在他的床上而且穿著暴露,莫可奈何只好轉身離房。

林大明回家看到妹妹美櫻和一票人開趴狂歡的殘餘,氣得動手打人,福助聽見吵鬧聲下樓助陣,場面一片混亂直到林爸爸回來趕走眾人。林父感嘆妻子早逝,家裡無人管教,導致兄妹二人行為放蕩,他希望兒子來公司上班,大明埋怨公司有福助幫忙,何需有他。林父轉而詢問美櫻近來放蕩原因,美櫻不答只叫爸爸去問福助,隔天林父在公司詢問福助,要他協助美櫻改頭換面,福助十分為難。

小萍和福助約見面,林家司機空仔聽到,開玩笑他們是愛人,福助否認,表示只是同鄉宛如兄妹。當小萍告訴福助歌廳經理對她懷有色心,她想辭職結婚並暗示福助時,福助只提醒她仔細考慮終身大事。晚上空仔和福助甩開美櫻糾纏,一起去歌廳聽小萍演唱,結束後再送她回家,同為聽眾的大明目睹得知兩人熟識。福助回到家發現美櫻又睡在他的床上,他要扶她回房,反被她強吻。福助不領情,美櫻惱羞成怒,責怪他害她行為放蕩。她到夜店和陌生男子跳舞,陌生男子將她帶離場要騷擾她,但被大明遇見趕走他們,救了妹妹。回家後林父生氣質問美櫻的行為,但仍然得不到答案;另方面大明答應父親去公司學習。

大明請福助介紹小萍認識,並對小萍展開熱烈追求。他約小萍到碧潭玩,眼見天色似乎要下雨,帶她到旅館房間,小萍感到不安,趁大明不在時先行離開。大明回來不見小萍人影,出去找反倒發現美櫻和朋友在湖邊戲水,便拉她回家。後來,大明逼問福助感情,福助堅持兩人如親兄妹,大明便搶先表白要福助助他一臂之力。他向父親表示成家和認真工作的決心,林父原本礙於小萍是歌手不答應,直到福助再三保證小萍人品才點頭,並要福助促成大明和小萍婚事。福助雖然察覺對小萍的愛,但為了報答林父多年養育之恩,只能勉為其難答應。福助約小萍出來,小萍原以為福助要表白,沒想到竟然是要將她和大明送作堆,一片真情付流水,她難過的揚言斷絕友情,調頭離開。回到家後,歌廳經理擅自闖入小萍房間要非禮她,幸好大明來訪趕走經理,小萍也因此投入大明懷抱。洞房花燭夜,福助的心情有如窗外狂風暴雨,他忍痛割愛、藉酒澆愁,最後醉倒街頭由空仔扶他回家。

婚後一年多,大明認真工作,家庭美滿,然而好景不常,王醫師診斷大明因為過去縱慾過度影響身體,難以生育。大明十分絕望,自暴自棄重返酒家,讓小萍獨守空閨。小萍一直埋怨福助,福助難以忍受,和林父提議出國進修建築,林父贊同,但希望福助可以和美櫻結婚再出國。小萍有天遇到空仔,才理解福助犧牲愛情的用心,便主動去找福助道歉,兩人和好。美櫻目睹小萍離開福助房間,急著上樓審問,當她得知福助愛著小萍,傷心的跑到酒店喝個爛醉。小萍懷孕帶給大明重新振作的力量,但隔天小萍上樓時摔倒撞到肚子,福助聽說小萍懷孕家中又沒人,於是自告奮勇帶她去看醫生,兩人出門的模樣被美櫻瞧見,當大明找不到小萍人影時,美櫻便誣蔑小萍和福助有染,還暗示小萍懷著福助的孩子。大明信以為真,在家喝悶酒,等到兩人回來,不聽解釋就動粗,甚至拿出獵鎗威脅,小萍為了阻止福助和大明反而中鎗。

小萍被送到醫院療養,所幸無大礙。林父準備出面協調,這時有兩名男子持美櫻的私密照勒索他,他用錢解決後,拿著照片訓斥美櫻,美櫻仍不願鬆口放蕩原因,亦不知悔改,林父氣急攻心突然間昏倒,美櫻才真心悔悟,向父親坦白所有放蕩行為只是為了刺激福助理她,站在門後的福助聽見原委,也認為自己要對美櫻負責。王醫師診斷完林父後,向大明保證小萍懷的是大明孩子,於是大明請求小萍原諒,兩人重修舊好。如今美櫻改過向善,福助和大明澄清誤會,林父要將公司交給大明管理,大家祝福福助出國順遂。

物件類別
電影
其他內容描述
參考資料: 

《中華民國電影上映總目》(梁良,1984)

參考資料: 

《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》(盧非易,1994)

參考資料: 

聯合報縮印本

參考資料: 

《台灣電影百年史話》(黃仁、王唯,2004)

參考資料: 

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數位典藏服務網-台中民聲日報

參考資料: 

《台灣電影攝影技術發展概述1945-1970》(林贊庭)《中華民國電影上映總目》(梁良,1984)

色彩: 

黑白

類型: 
類型: 
語文: 

台語

主題: 
尺寸: 

35mm

作者
導演: 
編劇: 
創建時間
出品時間: 
1969
首映時間: 
1969.11.23
創建地點
創建地點: 
台灣
貢獻者
執行製片: 
鄭錦洲
監製: 
監製: 
製片: 
製片: 
攝影: 
攝影助理: 
蔡木松
錄音: 
海飛錄音公司
洗印: 
大都影業公司
剪接: 
胡俊
場務: 
老乾
場務: 
粗皮
場務: 
邱仔
燈光: 
蔡三吉
燈光助理: 
小傅
識別碼
OM_TFI_202011_mpf_000206
出版者
出品者: 
新高
發行者: 
新高
檔案列表